河南省济源市能铁客种植专业合作社 - www.yfbdzs.com

这里满街都是熟人

2021-01-04 14:26

“别个说是我教得好,我没教,他自己学的。”罗军谦虚地骄傲着。

很多人劝他开分店,甚至有人愿意投资让他在观音桥、杨家坪或是解放碑去开店,全都被他拒绝了。“这些功夫都要手上过,要是(有人)真的愿意学手艺,吃得下这个苦,做生意不掺假,那我还可以考虑。”

从一开始5角一碗,到现在1两4块,2两5块,“罗抄手”一直便宜。罗军说:“卖那么贵干啥子?再便宜我们也还是在找钱噻。”

“我们生意可以,一个月要找5、6000块钱。”程平整理着零钱说。她有点不好意思:“这点钱真的很少哈?但是我们还是满足了。”

摊子上大家摆龙门阵,有人说起现在的年轻人做事没长性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罗军和程平就很骄傲。他们说,儿子大学毕业后做卖车的工作,天晴落雨没有打过退堂鼓。今年过年,“罗抄手”只休息了两天,儿子也只休息了两天,初三就去上班了。

真的有人上门学,北碚来的卖刀削面的大汉,说绝对能吃苦。跟着他做了一个通宵的面皮,第二天一早就走了。

1988年,22岁的罗军挑着一个担子,摆在玉清寺街边开始卖抄手。没有吆喝,街坊邻居闻着香味就来了。程平原本是玉清寺一家煤矿的职工,起初只是在小摊上帮忙,后来单位效益不好破产后,就跟着丈夫卖抄手,在轮胎厂家属区里摆了固定摊子。

■一位才一岁多的小朋友每天都来吃罗抄手,他在半岁时就开始吃。

“罗抄手,你弄的抄手看起都香。”好吃狗排队守在锅边,口水滴答。“罗抄手”低着头光是笑,手工打的肉蓉和通宵擀的面皮在手里翻飞,抄手飞快成型。

中午12点,收摊。钱箱子里大把零钱,叠到一起并不厚。

说完了他又后悔。“我晓得他们是喜欢这里的人情味,大家喜欢吃他们的抄手,他们有成就感。”他说,“其实我是心痛他们的身体。他们每天都睡不好,爸爸做抄手做得颈椎都出了毛病,痛得很。”

单位破产后,好多同事外出打工,约程平一起去。她想了又想,没去。“还是一家人在一起好,亲情比啥子都重要。”她说,“也舍不得街坊邻居,这里满街都是熟人。”

九龙坡区玉清寺428车站旁这家手工袖珍抄手,就这样卖了26年。

23岁的儿子罗旭璐曾经对爸妈抱怨过:“你们一天起早贪黑,又找不到钱,为啥子不想想别的门路?”

很多人劝他开分店,全都被拒绝。“这些功夫都要手上过,要是(有人)真的愿意学手艺,吃得下这个苦,做生意不掺假,那我还可以考虑。”